rss 推荐阅读 wap

青岛信息网,青岛生活网,青岛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自驾游  云南  as  xxx  代理
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神八升空网易新闻对话李同玉

发布时间:2018-11-09 14:45:28 已有: 人阅读

  在国际空间站发射13年后,中国也开始了空间站的第一步,在首个空间实验室“天宫一号”发射升空后一个月,神舟八号即将升空准备对接。就此,网易新闻对话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宇航部部长李同玉。

  李同玉:用冯卡门流线外型的整流罩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另外取了双接连灌组这样一个设计提高推力。满足了发射需求。

  李同玉:长征火箭在政府的支持下,成为一个市场上的商品。从1997年的8月18号到今年的8月18号整个15年期间,中国的长征火箭取得了102次连续成功的经验,在这个过程航天运输技术还是靠我们自己。

  李同玉:关于长征二号F要不要投入市场,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做相关的尝试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太空旅游项目也是在推,太空旅游实际上也是载人航天。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会用我们的长二F提供国际商业发射服务。

  李同玉:发射前,有最低发射条件,如果满足不了这些最低发射条件的话,那我可能走到哪一步以后就断下来了,这在这个大纲里头都有描述。都是有预案的。在过程中出现一些小问题的话,它也会,我们的遥测系统也会记录,这些问题的话不会造成发射失败,但我们如果发现了一个潜在的问题,在下一发里头一定要采取措施。要进行调试。

  李同玉:2015年要完成长征五号的首飞。在我的计划里头已经列了大概9次发射。所以这块我们的任务,所以征五号的发射任务还是相当饱满的。目前研发已经进入尾声。二、三十年之内的发射的整个需求让长征五号和现役的运载火箭来共同覆盖,是我们目前的一个发展。

  李同玉:严格讲的话,长征五号不是在长二F的基础上来完成设计,它是一个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的话完全采用这种无毒无污染的液氧煤油液氢液氧作为推进器,长征五号的单机推力是120吨;第二,长征五号的星级是5米,起飞推力能够达到800多吨。

  李同玉:首先的话这个交会对接技术是我们必须掌握的技术,对将来实现更远的空间探索奠定基础。另外,将来卫星轨道维持就可以通过我发射的这样一个空间舱来完成卫星的延寿。将来要建立短期有人照料、长期有人照料的这种空间实验室和空间站的话,那我们必须完成多次往返。

  李同玉:从起飞的时候是零速度,然后我们要突破跨音速,环境最恶劣的时候是跨音速的时候,运载火箭在跨音速的时候整个的振动强度是比较大的,一般,包括我要考虑航天员的安全,我要考虑火箭能不能承受。

  李同玉:过去我们都是单独的发射,在窗口的选择方面是比较宽松的。比如神舟7号发射之前,我们载人航天共进行了7次发射,这7次发射都是在10月份左右。特别几次载人都是在10月份,相对来讲这个时候的气候条件,包括我们考虑着落场来讲都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气候环境,便于回收以后的搜索。所以典型的3次载人飞船的发射都是10月份左右。这次天宫1号在9月底发射了。发射完了以后我们要神舟8号9号10号都要跟它进行对接,这样一个对接的线号在轨道上的位置,按照交会对接实验的要求来设计我们的窗口,所以为了便于我们整个过程中间进行操作跟踪,我们选择这次的发射时间是在早晨的6点钟前后。这样整个交会对接过程可以在我的测控网时常里头,便于跟踪便于记录确认放开。按照现在的计划在过三四个月就要发射神舟9号。实际上我们每一次的任务都是在发射前都已经规划好的,我们下一次的发射也是按照当时天宫1号在轨的位置和状态来确定发射起点窗口。

  1号作为一个目标飞行器在天上,我们不可能按照过去的三年打一发,如果要完成后三发的任务那就要九年,我们现在这个目标飞行器的设计寿命也没有达到这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的实现交会对接,这样把过去几年完成的任务压缩到一个很窄的窗口来完成发射。对于运载火箭的研制,在技术状态上尽量能够实现小批量的投产,确保任务完成的可靠性。所以我们院里头有一种说法高密度,高强密度,现在甚至于持续的高密度。过去我们一年也就是打两三发,现在可以达到每年20发的水平。这个从航天的发射能力来讲已经是上了一个大的台阶。后续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形势和我们综合国力的提升,我们的发射频率可能会更高,对于我们航空工业来讲这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我们把完成国内国外各种发射任务作为我们的最终目标,按照任务总的策划需求安排运载火箭的批量投产,确保能够按时保质量的来完成各种发射任务。

  项设计改进。那么在这些设计改进中间我们都在天宫1号发射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那么我们在170项里头第一项我们曾经提出来,我们用冯卡门流线外型这样一个整流罩。那么这个整流罩对于我们来讲它的空间,就是运载火箭提供给卫星或者是飞船或者是目标飞行器的空间就更大了。我们过去的话,这个可以看到(长二F火箭),过去我们的整流罩就是3米8。这次在神八里头,实际上从整流罩来讲没有用大的,飞船还是原来的状态,这样我们还是一个3米8的整流罩。那么这个相对天宫来讲170项,这不是减少了一项了吗,但是因为我们这次是交会对接,交会对接我要考虑两个目标,我最后目标轨道就是天宫的轨道,所以为了这次交会对接任务,除了我们在天宫向大家介绍的170项以外,去掉了整流罩,这样的话便于提高我们入轨的经路,满足交会对接的需求。另外如果说我们把神舟

  号的运载器和神舟7号相比较的话,这个从上部分来讲基本上是一致的。我们从四大类里头比如说我们采取了双接连灌组这样一个设计的线号里头已经有了。我们看到这是一个锥形的头,那么从天宫开始的,虽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锥形,但是实际里头加入这个推行器,它是一个球头。过去在神舟7号之前都是一个球头,加的推行器不是很满,这次在天宫之后包括我们神八用的运载火箭,把这个头部都已经加上了推行器。所以神舟7号发射的时候运载火箭起飞重量是480吨。因为这四个球里头增加了新的推行器以后,运载火箭起飞达到了498吨,其实是重了18吨的这样一个推力,推行器的加速量,就能够满足任务的要求。这样的线吨。神舟八号的控制系统有了明显的改进

  的主要的技术亮点是什么?是体现在例如整流罩的设计等等方面吗?李同玉:刚才讲神舟8号的(整流罩)和神舟

  号的(整流罩)其实是一样的。我们讲目标是神舟9号、神舟10号是要载人的。神舟8号这次虽然不载人,但是它是整个按照载人来设计的。因为我要从技术状态来讲,这次也可以验证将来神舟9号,神舟10号它的可靠性和安全性。那么这次的线号虽然不载人,但是按照载人设计运载火箭这是一个。应该说这点跟神舟7号发射时候的火箭没有大的区别。刚才讲最显著的区别,就是控制系统,过去采取一个平台的一个控制系统。那么我们现在采取双接连灌组再加复合导航这样一个系统,提高了我控制系统的容余。那么相对来讲如果说控制系统,我刚才讲惯性测量这块改了以后,所以它的箭机,它的容余设计也上去了,所以整个这个火箭的可靠性,尤其是从控制系统来讲,它的可靠性是上了一个台阶。网易新闻:长二F火箭的燃料也是经过了一些改进,新一代火箭的推进剂将换成无毒无污染的,全液氧煤油推进剂,那么它和之前的推进剂有什么样的区别,能不能给具体介绍下?

  号系列的一级和二级所采用的推进剂我们叫做常规推进剂。这个推进剂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可以在常温下加注,常温下储存,甚至加注了以后半个月不打都没有问题。它所有的推进剂的名称氧化剂是四氧化二碳,燃烧剂是(蹁二钾井),这两种推进剂其实是自然形成一起。什么叫自然?就是两个阀门打开以后碰到一起它就会燃烧,燃烧的话经过我的推力使然最后就形成推力。这个火箭过去有很好的寄存性,那么包括我们长征

  3号甲系列目前一级二级都还采取这样的推进剂。这个推进剂它的一个特点刚才讲了它可储存、常温。另外的话它的整个从我们飞行考核来讲都已经经过了常温火箭140多次发射的考验。我们现在长三甲的呢,就用了液氢液氧推进剂。那么液氢液氧的话,实际上我们可能对这个气态的氢感觉比较害怕,液态的氢燃烧实际上相对来讲是比较稳定的。但是它的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叫做低,低温推进,或者叫超低温推进。如果说液氢和液氧,特别是液氢,它的火点是会在零下253度,如果高于这个温度它就会跑掉,所以我们氢氧加入以后,一直在,比如说我们长三甲要到负7小时才开始加注,加注完了以后,加注连接器一直连在上面,一直要对它进行补加。为什么?因为这个火箭外头是空气的温度,一般比如说在20多度。内部的温度的线度会不断的进行热交换,周围的空气遇到这样的液氢,它也会变成液空,就像水一样从运载火箭外头往下流。所以这样发生热交换以后内部的氢温度就会上升,上升以后最显著的特征它就会汽化,就沸腾然后就跑掉了。这样一方面我要不断的往里加,另一方面我也不能憋着它,不让它往外挥发。所以这样的话还要把它气态的氢还要排掉。所以这样的话它是比较难以伺候的,就是一直要到发射前才把加热连接器脱开。这样的话它有一个好处,我们都知道氢和氧烧成以后就变成水了。这样的话我们曾经在我们试车台,试车的时候我们的老同志说,过去你比如说氢有污染,过去有毒推进剂,大家可能过去以后一看那产物也是有毒的,产物会有硝酸,那么人就是试车完了以后也不会有人过去。而现在液氢液氧试车以后,有很多干脆到那呼吸新鲜空气去了,这个就表现出我们比较相对来讲它是对环境友好的。我们知道氢本身制备有很多方法,最典型的就是电解,就一个水电解变成了氢,我通过一些装置变成液体的装置,然后加入到我的火箭里头。液氢液氧这个燃烧它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它的比推力比较高,我们一般来讲它的比推力可以达到420以上,这样的话就可以满足我们空间发射的要求。所以我们在

  84年长征3号第一次使用液氢液氧,到长征3号甲94年发射成功以后,到现在为止我们现在真正使用液氢液氧的就是我们的长三甲系列。将来我们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5号,长征5号它是一个新一代运载火箭,所以它最显著的特征,首先我在动力上面,完全屏弃了过去的四氧化二碳(蹁二钾井)这样的一个动力系统。新一级采用液氢液氧,二级也是液氢液氧,这样一个运载火箭整体的效率就提高了。这些液氢液氧烧成水,煤油和液氧充分燃烧以后也是二氧化碳和水,所以这样的话整个运载火箭,包括它的生产制备过程中,推进剂的生产设备过程中间,包括我最后使用产物对整个环境都是友好的。所以在我们

  2006年的10月份我们国家正式批复长征5号运载火箭立项研制,我们整个研制过程正在稳步的推进,计划在2015年完成长征5号的首飞。网易新闻:长二F火箭在整个长征系列里面是以稳定性著称的,是不是也是特质使它获得了这次发射任务的资格?

  F最早设计就是达到480吨,现在到498吨。那么对于同样推力来讲,推动比来讲长二F来讲比较低,比较低起飞的时候是比较平稳。你是讲这个稳定性,火箭是最重,但是它推力不比别,所以它起来的时候相对来讲过载就比较小一点。同样长三丙的话因为它质量轻了,我们学过牛顿第二定律的话F=FA。M越小那么A越大,这个推力是越大。那么另外的话我长二F是一个两级火箭,相对来讲完成我们载人航天的任务是已经够了。我们运载火箭的选型是根据我们的任务来。比如说我们长征三号系列它适用于打地球同步轨道的卫星,适用于进行月球探测,对于我们载人航天300来公里的,400来公里的这样一个轨道的话,我们用我们的长二F二级火箭就足够了。中国的航天运输技术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网易新闻:有这么一个说法,说对于欧洲的运营商最佳的选择方案是买美国的卫星,然后用我国的运载火箭完成发射,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说法,我国运载火箭在国际商业航天领域中的优势是什么?

  年代中期是从事商业发射,当时专门负责项目的市场推介,技术协调和最后的交付。从国际上来看当时我们新的火箭还是比较多,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拿到了差不多10%的这样一个份额。长征火箭在政府的支持下,成为一个市场上的商品,对国外用户提供发射服务,纯粹是一个商业行为。相对而言我们运载火箭价格还是比较低廉的。但是在

  90年代中期我们也是遇到了,当时确实是运载火箭新的情况比较多,遇到了一些挫折,在那前后对于我们运载火箭在国际市场,因为商业航天的话都要投入商业保险。那么当时的话保险商确实是为我们的长征火箭赔了一些钱。但从1997年的8月18号到今年的8月18号整个15年期间,中国的长征火箭取得了102次连续成功的经验,在这个过程航天运输技术还是靠我们自己。国外的卫星到我们这发射完全出于跟我们的隔离状态,它的卫星实际上就借了一个道,而且我们给他开了一个特殊的通道,我们的人是不会接近它的卫星的,所以我们本身不会从他们那学到任何东西。美国卫星的技术水平和它的通讯能力是比较高的,我们的运载火箭又比较低廉,所以国外的卫星商是非常希望能够用我们的长征火箭发射美国的卫星。但是美国会怀疑我们跟他们通过技术合作能够学到什么东西,实际上是学不到。但是有这个顾虑之后,不光不让美国的卫星在中国发射,而且欧洲的卫星上面如果用到美国出口限制里的规定的元器件它也不允许到中国发射。实际上从概念上讲,美国人讲这个卫星是出口到中国,实际上它不是出口到中国,到中国来讲跟外交使馆差不多,我们在发射基地给他准备一个地方,他对卫星进行测试,他的卫星测试完了以后,报到我的整流罩里头,我们给它发射上天,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基本上是看不到它的卫星,只有在星箭对接的时候,那一块看到一个卫星的外形,这个卫星的外形你想我们能学什么东西,我们不可能,而且我们是一个从事运载火箭研制的单位。网易新闻:未来长二F

  系列会不会批量生产并投入到商业发射领域中吗,在国际航天商业领域中的运用对提高我国整个的航天国际地位有什么样的意义?

  李同玉:从我们运载火箭提供发射服务来讲,早期占主流的应该是通讯卫星,那么纯粹的商业公司,也是国际的卫星运营商还有一些传输公司他们可能买了卫星然后来用我们的火箭发射。还有就是这个卫星商对卫星运营商提供一揽子服务的话,我们可能跟卫星在一起来打包一起。我们实际上来讲我们服务的对象有卫星运营公司也有卫星制造商。比如说我们跟法国的公司有这样一个合作,长期的一个合作,我们今年的上个月完成了W3C的发射,这个是国际合作的一个典范。因为卫星运营商也是欧洲的,卫星制造商也是欧洲的,它是利用一个全欧洲化的,不受美国出口限制的一个卫星利用我们的长征火箭来发射,实际上我们帮着他们一起来开发这样一个市场。同时我们还有在通讯卫星上面,我们跟我们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也可以合作,我们把卫星发射上去,供客户进行使用。随着技术的发展,各个国家的经济和军事需要存在的潜在需要,也会推出一些对地观测,摇杆的卫星,所以我们也跟国外的一些客户已经签订了长征火箭东方红卫星的一揽子的发射服务和卫星交互的合作协议。

  后续的话,关于长征二号F要不要投入市场,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做相关的尝试。曾经我也跟国外的客户进行过交往,一方面随着美国航天飞机退出使用,国际空间站运送的一些宇航员或者接宇航员返回,或者给国际空间站提供各种服务,这个它需要用到国际上的运载火箭,我们在这方面也进行了一些探索。另外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太空旅游项目也是在推,太空旅游实际上也是载人航天,这样的话我们也是跟国外的一些客户进行过这方面的接触,这个也是首先在合同签订之前要进行多轮的交流,包括各种相容性包括技术上的可行性,当然最后还包括经济上的可行性。如果双方能够达成协议,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会用我们的长二F提供国际商业发射服务。

  网易新闻:我国在国际市场当中也遇到过一些挑战,我们国家的运载火箭发射一直有物美价廉的优势,但最近美国的一家商业公司SpaceX在投标之中赢过我国,那么在应对这方面的挑战会有哪些应对的措施?你认为其中关键是在什么?

  李同玉:是这样,SpaceX它是一个新型的公司,是航天界冒出来的一个新星,不光有运载火箭还有它的飞船。这个公司应该说充分的把现有的技术能够运用起来,然后进行成本设计。我们的运载火箭因为过去,特别是我们第一代运载火箭是基于过去我们国家的航天任务的需求,基本上一个项目带动一颗型号的火箭来提供发射。这样的话所以我们在研制初期的一些成本的话,不是放在第一位,而是把火箭的可靠性,技术成熟度放在第一位。在新型的运载火箭方面的话,我们应该说如果从长征5号未来我们测算,这种单位有效载荷,就是每公斤,每公斤有效载荷进入空间这样一个成本,我们也并不比

  SpaceX高,这样的话我们也有一定的竞争性,这块今后当然大家都已经投身这样的竞争,当然就是看谁最后能够坚持的住。2015年要完成我们长征五号的首飞

  2020年我国就就会应有自己的空间站,那么大推力火箭是中间非常重要的一环,大家都很关注这个问题,您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长征5号它的一些数据情况么?比如说它的最大的运载能力是多少?然后关于它未来有什么样的发射的计划呢?

  李同玉:我刚才也提到这个问题,就是说第一代运载火箭基本上是靠项目驱动出来这样一个运载火箭,比如说我们长二F就是在载人航天里头带出来一个运载火箭。长征三号甲系列随着我们国家的东方红3号的理想,然后的话在这个基础上火箭立项这样可以把我们有效载荷送到天上去。

  长征五号立项的时候,严格的讲,是没有目标针对性的,只是对我们未来有一个预期,什么时间能够就是把这些有效载荷研制出来,它只是说,只是有一个运载,有一个运载火箭的载荷,而没有时间表。那么从时间上就看出来,我们长征五号的立项时间是2006年,而我们空间站的立项时间是今年的1月份才正式批复,这个对我们来讲的话,这个运载火箭提供,以后的话是一个公用平台了,所以我们这个后续,刚才讲

  2015年要完成我们长征五号的首飞。后续的话,在这个空间站发射之前,我们还要进行两次实验飞行,这样的话,我们现在目前要求的线年要建我们的空间站,2018年之前必须完成我们火箭的一些实验飞行验证,这样的话在这之前一系列的飞行我现在总共长征五号的需求单上面,在我的计划里头已经列了大概

  次发射。所以这块我们的任务,后续的长征五号的发射任务还是相当饱满的。至于长征五号刚才讲了,采取了液氧煤油和液氢液氧的主推力,这个新的发动机的话已经进入实验阶段了,这些个目前的研制已经基本上,因为到了实验阶段,主要是考验它的可靠性,最后包括交付实验飞行的一些产品。所以这个发动机的研制应该算从它的研制阶段来讲,已经进入尾声了。我们这个运载火箭,因为长征五号将来星级的线米,在北京就不能完成它的生产,因为将来我们的发射是在海南发射场发射,所以我们的这个运载火箭的制造基地是在天津,将来直接从天津上船,运到海南完成发射任务。我们规划中间长征五号将来近地轨道的运载能力能达到

  吨,这样的话我们将来可以完成我们国家应该说是二、三十年之内的它的整个这个需求是已经让我的这个长征五号和现役的运载火箭来共同覆盖,所以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个发展。网易新闻:目前长征二F最大的运载能力是8.5吨,长征五号的是25

  吨,这中间有一个挺大幅度的提升。其中的技术瓶颈和难点是什么,能大致介绍一下吗?李同玉:严格讲的话,长征五号不是在长二F的基础上来完成设计,它是一个新一代运载火箭。新一代运载火箭,我们运载火箭所谓是正常的运载火箭我们讲叫八大系统,刚才介绍的长二F使用的是这种常规的、可储存的推进器,自然的,有毒的,能够污染的这些推进器,而长征五号的话完全采用这种无毒无污染的液氧煤油液氢液氧作为推进器,我们讲,长二F

  单机推力是75吨,而我们将来长征五号的单机推力是120吨,所以这样的话是另外我的一级采用了液氢之后的,整个的起飞推力又下降,所以这样的话我整个火箭的效率就比较高。因为刚才介绍这个液氢液氧它的比冲可以达到420,液氧煤油的线多一些这个水平,所以这样的话,从这个动力系统,我们的研制进度我刚才已经介绍了,从这个技术上来讲,它不是基于原来的这个发动机的技术。

  第二的话,我的箭体结构,我现在长2F是3.35,长征三号系列全是3.35的这个直径。那么将来长征五号的星级是

  5米,我们现在所看到的3.35米,将来在长征五号上只能作为一个助推器,将来长征五号的助推器就是3.35,所以这样的话,它整个长征五号的起飞推力能够达到800多吨,这样的话它这个能够完成我们将来的发射需求,能够覆盖。网易新闻:考察液体火箭发动机有两个主要的指标,一个是它的最大推力,一个就是比冲,你能从这两个方面来介绍一下长征五号的技术特点吗?李同玉:长征五号采用的就是液氢液氧,我们现在液氢液氧的发动机方面,从我们现在只有在,长征三号甲系列的用到了液氢液氧作为推进剂,那个单机的推力就是8吨,两个加到一起是16

  吨,我说这个采取的是两机并联的,这是长征三号甲系列,而我们长征五号的新一级采用的是氢氧发动机单台推力是50吨,两台也是两机并联是

  100吨,所以这样的话,整个这个发动机的推力就上去了。刚才讲到这个助推器的话,现在长征二F是单管,每个管是75吨,所以我整个加起来四个助推器加起来是300吨,而我们将来的话长征五号是每个助推器是两个发动机,一个发动机是

  120吨,那么两个120吨是240吨,然后四个助推器,那就是960吨,光助推器的推力就达到960吨,所以这是我们将来的运载火箭从动力上提升了一步。另外就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将来的这个长征火箭的控制系统都是把新的一些技术用上,采取激光灌注。所以我这个运载火箭自身来讲,通过提高设计可靠性来保证我将来的飞行可靠性。天宫神八为了实现更远的空间探索奠定基础

  25吨的这样一个推力,但离我们更远的空间探索的需求还是相差很远,所以我们采取了各种措施,在技术层面进行分析,能不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对我的运载火箭进行升级。但是我们分析的话,那都是要通过降低我的任务可靠性来达到的,所以的话就是这样,我的运载火箭充其量做到,比如说长征五号通过各种措施,能够挖潜,把现有的推进技术都用上,也就达到个50

  而我们如果要完成更远的一些目标需求的线吨以上,这就需要我们将来运载火箭要在天空实现对接。所以这次的神八对接就是要掌握一些空间交会对接技术,将来在更远的空间进行探索的时候,需要把我们,说得土一点,就是要把我们的总装厂房要搬到天上去,这样的话,我们将来就要通过这个交会对接技术的掌握,对将来实现更远的空间探索奠定基础。另外的话,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好多天上的一些卫星真正来讲到了寿命主要是它的一些燃烧已经用完了,我们将来可以通过空间对接,能够把一些个推进舱打上去,然后跟卫星进行一个对接之后的话,将来卫星轨道维持就可以通过我发射的这样一个空间舱来完成它的延寿。天上的卫星要延寿一年,那它的经济效益就起来了,所以这个从我们来讲的话,就是神八是我们完成这个空间交会的第一步,我们必须要掌握这个技术。

  另外的话我们从载人航天自身需求来讲,我们将来要建立短期有人照料、长期有人照料的这种空间实验室和空间站的话,那我们必须完成多次这种往,我们都知道国际空间站,要不断地进行发射、补给,将来的话这个补给不是说我那儿拉过去以后,不像地面,它必须得对上,然后才能进行实物的传递,包括我们的宇航员,要接回来,长期工作以后他肯定要回来,那么回来的话他要通过对接,然后形成这样一个通道,我的航天员才能从空间站或者空间实验室里头进入我的飞船。所以我们讲交会对接,对接完了之后还要解开,所以这次神八的任务是对接、解开,再对接,再解开,对于返回。所以它真正来讲的话,将来是,真正空间应用的时候,它对接是一个过程,实际上是整个这个对接器应该说是,只要突破了这样技术,将来的话它的用处是很广的。

  李同玉:实际上是这样,对于我们运载火箭而言,实际上我们有一个叫做策划控,策划控实际上控制主要在发射场这块,在发射场完成我的运载火箭,我的运载火箭是一个自主飞行的飞行器,就是说我人,地面人员对它没有任何干预,只要起飞了,我唯一对火箭实施的一个操作就是一旦火箭发生故障,我要考虑它的最小的损失,这个时候我可能要把火箭炸掉,这是我唯一对它实施的控制。所以我这个运载火箭在起飞的时候我已经给它装定了飞行程序。我刚才讲到我的罐组,罐组我的就是要敏感到我的火箭飞了多长时间,飞到了什么位置,当时的速度是什么,当时的包括几个自由度方向的这个速度、角速度等等这些参数。

  这些参数会送到我的计算机进行处理,计算机根据我的飞行程序,对火箭的飞行状态进行自主控制,然后冲着我最后的这个目标飞。所以这样的话,所以我运载火箭起飞后,实际上对运载火箭没有进行人为的控制。所以那个真正来讲,我们的测控主要是对卫星,包括这次的交会对接过程中间要对飞行器进行控制,这块它有一个上传的指令,我们现在是没有对火箭实施这种上行指令。

  所以这样的话,你刚才问这个地面发控系统,地面发控系统,但是我这个运载火箭在飞行的过程中要对运载火箭的一些参数要进行检测,这些个检测,包括我的一些,完成一些动作的时间,它通过遥测系统回传,所以我们的遥测系统会把我们的一些飞行的参数记录下来。另外我们长

  还有一个全程进行这种图像,我们上面装了摄像机,这些摄像机可以监视整个飞行过程中的一些关键时序和一些关键点的参数,这样的话我们对这部分参数可以实时的进行判读和观看。这样的话这些参数对我们事后,我们的运载火箭实际上为什么说越来越可靠呢?在做的过程中,每次的遥测数据,我们的技术人员都要对它进行详细的分析,发现它中间有什么症状,虽然可能没有引起飞行失败,但我们也要采取措施,把这些潜在的危机逐步的消除掉,使每一次任务变得越来越可靠。

  我们可能知道我们在杨利伟回来之后,关于振动,异常的振动他有一些难受,那么我们就对这个数据进行判读,然后对火箭进行改进,最后的话能够使我们的航天员在我们的飞船里头乘坐航天,神舟飞船,搭载我们的火箭上天的时候,能够有更舒适的环境。

  网易新闻:这次神八发射虽然没有载人,但是它所有的标准都是按照载人来执行的,您刚才也说到根据航天员上天后的体验,会改进它的舒适度,具体的措施是什么呢?李同玉:这个从技术上来讲是比较难懂的,你要到现场看到运载火箭是很悬的,这个我们近距离看这个火箭很大,但实际上它在整个空间飞行的时候是一个很小的一个东西,从起飞的时候是零速度,然后我们要突破跨音速,环境最恶劣的时候是跨音速的时候,运载火箭在跨音速的时候整个的振动强度是比较大的,一般,包括我要考虑航天员的安全,我要考虑火箭能不能承受,所以我们在地面要进行各种。我们的运载火箭为什么从设计到最后投入商业使用需要六、七年的时间?都是在对这个环境进行分析,进行实验,确认我的运载火箭能够承受这样的环境,确认,比如说我们如果是要载人航天的运载火箭的话,最后还要确认这个航天员所处的位置的振动环境对于人的生存是合适的。

  你比如说你这个发射个卫星,它可能,我们过去讲叫对这斯是不敏感的,它可以过去。对于一个卫星这样一个结构来讲,它是完全可以承受的。但对人来讲的话,他低频他可能承受不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要对它进行改变,因为它能量在这里,对能量进行分散,这样的话使这个航天员能够舒适的过。

  因为这种环境条件实际上也就几秒钟的时间,这几秒马上也就过去,我再把能量进行分配的话,这样的话它就会更适应于航天员能够可靠的工作。

  网易新闻:如果在整个的飞行过程之中出现了一些小的故障或者意外的话,一般有哪些应对措施处理这样的状况?

  李同玉:刚才也讲了,就是说我们是这样,我们在每一次发射都有发射大纲,发射大纲的话我们是,我们跟发射场要共同签署这个发射大纲,就是发射大纲里头对每一步都有一个操作细则,我们时常在电视转播的时候听到的各种口令,这个都在里头有描述,在什么时候指挥员发出什么样的指令,然后怎么样对这些指令执行完了以后怎么样回答,这都有很规范的。在这个发射过程中,还有发射预案,如果出现了哪些故障,会采取哪些措施,这个都是有它的大纲里头都有规定。

  包括你,比如说我发射前,我有最低发射条件,如果满足不了这些最低发射条件的话,那我可能走到哪一步以后就断下来了,断下来以后,它回到哪个状态,它会有一个,在这个大纲里头都有描述。你比如说在这个我起飞的时候,地面风不能超过

  米,如果说这个起飞前如果风一直下不来,或者是,这个时候我可能就中止发射,今天就不发射了。发射不了的话那可能航天员,包括比如说要从,如果航天员已经坐到舱里头,那就要撤出来等等,这个都是有预案的。

  在起飞之后出现一些故障,包括我们讲载人航天它有这个,像我们发射卫星的整个都是光溜溜的,这个发射航天员所需要的就是逃逸塔,逃逸塔就是保证如果运载火箭发生了故障,我呢就确保在低空和高空他有不同的逃逸方式,能够把这个整个的都提起来,然后把它和航天员一起能够安全的着陆,着陆完了之后我运载火箭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就是这是极限情况,肯定是发射失败。

  在过程中出现一些小问题的话,它也会,我们的遥测系统也会记录,这些问题的话不会造成发射失败,但我们如果发现了一个潜在的问题,在下一发里头一定要采取措施。虽然我刚才介绍的就是神舟八号、九号、十号是共线生产,我是组织一个小批投进去。真正来讲我在最后,最后我这火箭如果说前一发发现什么问题,还要进行调试。我们这个航天的线

  丙发射失利之后,它的一些措施,因为在上面的话它的技术状态只要相近,也要采取相应的措施,确保这次飞行的成功。

  网易新闻:就神八而言,要发得出去,收得回来,这个回收的难点、亮点主要在哪儿?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李同玉:神八的回收,按理说不会比神舟四号以前的几次发射复杂到哪里,因为它回来的话还是一样,飞船跟过去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所以这样的话应该说我们的回收技术应该已经充分掌握了。所以它这块来讲,对接完了之后回来的时候,这次还没有航天员,所以这个应该来讲的话,这个这个回收过程,它的,不用考虑太多安全性问题了,它没有那个。但是大家对这个的压力可能就不是那么大。但整个设计来讲都是按照载人的要求来进行设计,所以它神舟八号、九号、十号都是一个状态。

  网易新闻:最后想请李院长给我们介绍一下第一研究院,咱们的研究院是一个历史很悠久,也有很多光荣业绩的一个机构,导弹之父钱学森曾任第一任院长,您能具体为网友介绍下么?

  1970年第一次完成了长征火箭的发射,现在我们有专门的队伍进行运载火箭的研制、生产和最后的测试发射。我们有一句话叫做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发祥地,是长征火箭的摇篮。

  确实,我们长征火箭的最初的设计都在我们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包括我们新一代运载火箭,我们的型号两种,整个研制队伍基本上都是在一院,其他的一些专业院进行相关的分系统或者是单机的一些研制工作。最终的话运载火箭的总装和最后的发射的这种支持,都在我们这里。所以我们这儿的话是真正意义上长征火箭的摇篮。

  一院的话从刚才讲七十年代初完成了长征一号的发射,到1994年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的设计,后面的长三乙、长三丙,加上后来的长2F,这个都是完成了第一代运载火箭的型谱建设,能够满足我们国家各类航天活动的需求。随着技术的发展,随着人们眼光已经瞄准了更深远的太空,所以我们这个长征五号也加紧研制。我们这个运载火箭的话现在从我们来讲的话,刚才也介绍了,我们过去一年打个两、三发,现在已经能够发射到二十多发。按照国家的需求的话,今后我们还是可能还要面临更大的挑战,我们确实感觉到我们肩上的任务很重。

  现在我们每一次,刚才讲到每一次我们运载火箭都有遥测,遥测的话这些数据都要进行快速的判读,我们确实把我们追求成功,是我们航天人的这种理想,我在开玩笑,我们这个真正来讲,我们这个搞航天,需要德智体全面发展,这个过去讲学生,为什么讲德,首先要热爱航天,热爱国家、热爱航天,这个要有献身航天的这样一个品德。智,当然我们这里大部分都是硕士、博士毕业,这些人都受过我们国家的这种高等教育,从智力上来讲,他们要把学到的知识贡献给中国航天,这是智方面。那么体呢?确实搞航天需要好的一个,包括生理状态,包括心理状态。如果说我们亲身在发射场感受发射的话,就会感觉到,心态不好是干不了航天的,所以我们这个航天人心理压力也很大,都是,确实我们讲

  6+1,白加黑这是我们的工作,都很辛苦,但是大家都是因为有,刚才讲德智体几方面的这种历练,应该说能够适应我们工作的需求。所以我们这支队伍的话都是有这个献身航天、热爱祖国、献身航天的这样一个志向,也有这样的一个技术基础,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能够完成目前的工作,也能够完成国家赋予我们的更艰巨的任务,都是可以完成的。

首页 | 新闻资讯 | 城市聚焦 | 理财投资 | 娱乐头条 | 体育运动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青岛信息网 www.myxxg.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